就是要打破旧硬体思维!立委余宛如将大修《产业创新条例》


32人参与 |分类: A生活台|时间: 2020-07-07
就是要打破旧硬体思维!立委余宛如将大修《产业创新条例》

台湾有不少关于协助产业升级的法律或办法,但位阶最高,规模最大、影响範围也最广的,就得数《产业创新条例》;当初是用来代替旧有的「促进产业升级条例」,为延续许多租税优惠政策所新订定的替代方案。但如果细数当中条款,可以发现 整套法律的逻辑都还是依据製造业为前提而设计的,无论在数位经济、网路科技或投资金融等方面都无法有效涵盖,也间接阻碍了目前台湾网路与科技产业发展 。

以相当关心新创产业的余宛如为首,协同同党锺佳滨、赖瑞隆等立委发起了修正《产业创新条例》公听会,他们认为目前的《产业创新条例》与相关法令非常残缺不全,而且零落分散于各作用法之中;在缺乏一统的主管机关主持之下,《产业创新条例》可说先天不济后天失调,无法完全发挥其协助产业升级的作用。尤其这六年之间,全球产业也发生了极剧烈的巨变,例如 2016 年全球前五大金融科技公司就有四家来自中国,这五家公司在六年前产创条例立法时都不存在,其经营型态是当时立法者无法想像的,更不可能透过条文设计,营造出一个适于国内产业发展出类似公司的环境。

就是要打破旧硬体思维!立委余宛如将大修《产业创新条例》
主办这次公听会的三位立委

因此余宛如参照英国、新加坡目前相关之产业奖励措,提出了自己版本的《产业创新条例》修正草案。其中有两大特色: 一、从小到大,新增天使投资、私募资金等投资优惠措施。二、打破过去製造出口思维与负面表列原则,积极将网路、科技、中小企业纳入税赋範围 。

今天召开公听会,讨论的重点如下:

  1. 产创条例必须重新规划其设计及精神以符合时代需求。但是创新的定义到底是什幺呢?主管机关该如何为创新下一组操作性的定义?又该怎幺操作?
  2. 产业创新政策趋向负面表列方式,我国法制实务中,有负面表列之实,却无负面表列入法之前例;也无透过政策架构或指导纲领直接影响政事的前例,但这却最适合新创发生的政策环境,请问法律该如何调适,以利新创发展。
  3. 产业创新已非经由国家考试取得任用资格之公务员所能胜任,公部门宜释权给民间,培养民间自主管理之能量。政府在高度管理与低度管理间,在行政上与政策手段该如何订配套措施,提升政府施政效能?如何解决政府机关追求施政 KPI 的困境?
  4. 未来如开放天使投资、创业投资、私募投资,其性质为何?其主管机关为何?应如何管制始能在保障投资人权益及达成促进新创二目标之间维持平衡?

会计师公会代表刘嘉松就对其中的第三、四点有意见,因为不管创业者、VC 或是相关单位,有不同的角色就有不同创新的定义,政府本身也很难有效管理高技术人才,所以可以授权给会计师公会跟其他公协会,培养相关评估机制即可。而律师公会代表傅馨仪则认为,《产业创新条例》作为母法可尽量开放,但控管部分就由子法好好管理。

创投公会苏拾忠秘书长则认为, 台湾目前没有所谓正式的「天使投资业」类别。其实台湾创投很多,他们也会积极去投三年内有一定成绩的新创公司,但真正会投公司发展一年内的天使投资人却很少,例如现在网路业爱情公寓已经成功挂牌,但在当初初创期一连找过 20 几个创投都没成功 。因此他大胆建议余宛如版本新增的产创条例第 32-4 条,放宽「投资未满三年之新创可减免年度所得总额,三百万为限」的範围,一方面改为「投资未满一年」,另一方面投资减免额度可达一、两千万。

就是要打破旧硬体思维!立委余宛如将大修《产业创新条例》
创投公会秘书长苏拾忠

他也之后补充,私募资金在实务上并非天使也不是创投,按照其规模,应该投资在旧有大型产业促进产业升级;在主管机关也应该跟创投、天使投资人有所区分。

而资诚会计师事务所许祺昌则是点出,原先产创条例为避免浮滥情形採「双重把关」,像研究发展就先由经济部工业局审核第一关,再由国税局把关后续的税务部分;但他指出在 2000 年当时为了避免 Y2K 危机可能发生,针对电脑相关业者特别减免过一次税务,但当时审核资格就是交给具技术能力的财团法人把关;而现在也可以採用类似做法,把是否能 减免租税的审定权交由第三方机构决定 。另外他认为在现实下,台湾还是技术输入国,相关条款确实在购买外国技术部分有免课的优惠;但问题是「仅限用于生产」,未来可将台湾所擅长的「再研发提升」,考量进免课优惠範围。

国家实验研究院李慧芳博士则是针对第一点「什幺是创新」给予建议,她认为, 政府不能漫谈创新,而是要锁定能实质把新想法变成产品、服务,而且市场与消费者愿意买单的过程;基础研究也应该要与应用研究相辅相成,以凸显其价值。

另外也有许多人建议,修法也需注意是否真能符合新型态经济的需求,例如中经院黄势璋副所长就举例,现在「酿酒」可说是非常受到瞩目的新兴行业,而要酿出好酒,设厂时就必须注重环境与水质是否够清净,但依照现有相关规定,居然要设在工业区内才有优惠!同时这也反应产创条例旧法都还停留在大量製造、出口的思维。

最后余宛如强调将力推这次产创条例修法成功,并请与会的各政府部评估未来若修法通过时,可参考 OECD 会员国的最新政策趋势拟定相关子法。